戀戀

【文豪】雙黑太中。社亂。
【YOI】俄羅斯妖精Yuri。
【排球】及影。
【MHA】轟爆。勝出。

【維尤】引領著我。

*我不知道歐俄平原上有沒有什麼能爬的山……(?)
各位當世界觀架空看看吧TTTT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  俯視著眼前矮自己好幾個頭的金色小腦袋,維克托有點懊惱地嘆了口氣。

  眼前金髮人兒手撐在膝蓋上,發出破碎的喘氣聲,胸口不斷起伏,帶點嬰兒肥的白皙臉蛋紅撲撲的,微瞇的翠綠色眼眸蒙上一層水氣,仿佛只要輕輕一眨就會落下晶瑩淚珠。

  所以才叫他不要跟來嘛!小孩子什麼的真的好麻煩……維克托皺眉,他銀灰的長髮扎成馬尾在身後飄揚,他抬手揉揉自己被冷風薰紅的鼻子,然後緊了緊脖子上的藍色圍巾。

  他抬頭仰望天空,雲朵灰濛濛的,一片又一片雪花如柳絮般落下,身旁的針葉樹上堆著一塊塊雪白,被寒風吹拂便搖搖晃晃的灑到地面。

  今天是聖誕節,雅克夫的學徒們在平安夜聚餐時,一同決定用隔天清晨的時間瞞著雅克夫去做些平時不常做、又可以訓練身體的事——比如他們現在正在做的,爬山。

  「維克托,你脫隊囉!」前方響起開玩笑似的催促聲,伴隨著冷風的呼嘯傳來:「趕快把你家小孩帶上來,不然會來不及回去哦!」

  「咦!為什麼是我啊——」維克托皺著一張俊美的臉,委屈的喊回去。

  但是,維克托是知道的,的確是他該負責眼前的小傢伙。

  時間回到昨天的平安夜聚餐的最後,大伙兒走出餐廳,各自與各自要好的朋友一起走回宿舍,在維克托和朋友們正聊得開心時,突然感覺衣角被一道小小力道拉住。

  他疑惑的回過頭,一小塊燦金映入眼簾,低下頭,才發現原來是雅克夫千交代萬交代要自己好好保護的、那個具備滑冰天分的珍貴孩子!

  「Yuri!」糟糕!他心一驚,他現在才想起尤里也有跟來聚餐!看看現在的狀況,何止沒有保護到,還把這孩子忘得一乾二淨。

  「抱歉,沒注意到你……你剛剛去哪兒了?」他揮揮手讓朋友們先離開,接著趕緊牽起男孩的手往前走。

  「……角落。」男孩吸吸鼻子,小聲地回答。明明尤里只回了兩個字,但聽在維克托耳裡卻摻雜著鋪天蓋地的無聲控訴。

  嗚哇……好愧疚啊……維克托尷尬地抓了抓銀灰的長髮,補償似的將男孩的小手握緊了一些。

  尤里的手軟軟小小的,十分溫暖,牛奶般的皮膚彷彿一不注意就會滑出自己的手掌。他看了身旁人兒一眼,見那矮矮的個子一步一步地跟在自己身邊,他忍不住揉了把對方柔軟的髮絲,引來小孩悶悶地嘟囔。

  街道上充斥著聖誕夜的氣氛,五彩繽紛的彩帶從這個路燈掛到另一個路燈,歡樂的歌曲自路旁的店家流瀉而出,鵝黃的路燈灑在牽著手的兩人身上,在他們身後形成一道溫馨的剪影。

  「維克托……」走了一小段路,宿舍已經近在眼前,身旁的小孩突然出聲喚維克托。

  「嗯,怎麼了?」他偏過頭,微笑地問。

  「你們明天……要去爬山嗎?」

  「對啊,」維克托的笑容僵在臉上,「那個山有點陡……」沒等他說完恐嚇的話,尤里就睜著好奇的大眼問:

  「——我、我可以跟去嗎!」

  於是乎,就演變成現在才爬不到山的一半,小孩就累得受不了了。

  「……Yuri,還好嗎?」維克托蹲下身,擔心的問。他總不能在大冬天把一個小孩子一個人丟在山上吧?而且這樣對待既可愛又美麗、未來還可能為國爭光的孩子,肯定、絕對會被全俄羅斯人打死——前提是他還沒被雅克夫狠狠種進滑冰場。

  尤里還在喘,天氣很冷、風輕輕一吹就能感受到刺骨的寒意,他只感覺自己不管如何拚命地呼吸好似都吸不到氧氣,身體不斷顫抖著,好痛苦……

  突然,自己冰冷的脖頸被陌生的柔軟包裹,他驚訝地抬起頭,只見原來是維克托把自己的圍巾脫下,圍到自己身上。

  「對、對不起……」尤里艱難地開口,原本清澈的聲音變得有些沙啞,「我……我不該跟來的……咳咳……」

  他垂著眼,不敢直視維克托那雙湛藍的眼睛。他昨天一直默默地坐在餐廳角落,遠遠望著維克托和其他人開心地談天說地,心底除了因對方忘記自己的存在而產生的埋怨,竟然還萌生一股自己無法理解的情愫——而那莫名的感情一直到多年後尤里才終於明白。

  當時的他只知道自己想要跟維克托待在一起,讓維克托注意到自己,僅此而已。

  維克托輕輕笑了笑,伸手溫柔地摸摸小孩的頭。

  「沒事,是我不對,我早該阻止你上來的。」他想來想去,覺得錯還是在自己身上,就沒辦法對眼前楚楚可憐的孩子生氣,甚至只感到滿滿的心疼和抱歉。「你休息一下,覺得比較舒服後我們再一起下山,好嗎?」他覺得自己大概是第一次對別人那麼溫柔了。

  尤里愣了愣,抬起頭,正好撞進對方飽含著溫柔疼愛的雙眼。他訝異地連酷寒都忘記,最後露出害羞的微笑,用力點點頭,「……嗯!」

  維克托也跟著笑了,他牽起男孩,領著他,緩緩往下山的方向走去。

_____

  「喂,維克托!快一點行不行啊!」一道充滿怒氣的聲音在山林間響起。

  溫煦的陽光在一頭燦爛的金長髮上隨之躍動,那雙美麗眼眸折射著光芒,即使添了一抹不耐,那如綠寶石般璀璨的眼依舊耀眼奪目。

  維克托望著站在不遠處前方正臭著漂亮臉蛋的少年,藍色的眼裡浮現笑意,「Yuri不要衝那麼快嘛~」他慢悠悠地走向少年,笑瞇瞇語地說,「在這麼好的日子,不是應該放慢步調欣賞身旁的美景嗎?」

  「什麼!?」尤里像是隻炸毛的小貓咪,怒氣沖沖地對維克托伸出利爪,「最近要準備比賽,你難道不知道這段時間雅克夫脾氣會很暴躁嗎!」他可是翹掉雅克夫的訓練來陪維克托欸!

  他見維克托還是那副唯恐天下不亂的微笑表情,氣呼呼咬牙忍了半晌,才把伸手狠狠揍對方一拳的想法趕跑。

  「好啦好啦,不要生氣。」維克托心情好地看著自家小孩的可愛模樣,伸手輕捏對方的臉頰,「笑一個嘛,小時候的Yuri明明很喜歡笑的。」還記得尤里第一次見到自己時露出的崇拜表情,第一次和自己說上話時的靦腆微笑,在得到自己誇獎後的開心神情,那天使般的笑容如今仍深深印在自己腦海裡,經過時光的沖刷也沒忘記半分。

  尤里聞言,臉色陰沉地糾結了會兒,隨後一個扭頭不理對方,「哼!要笑也不是笑給你看!」

  他邁開步伐快步向前往山頂的路走去,走了幾步,又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停頓了下。

  「Yuri?」跟在身後的維克托發出疑惑的聲音。

  尤里回過頭,面無表情地盯著維克托看了好久,只見他朝後者伸出纖細的手臂,手掌朝上,用生硬的語氣說:「你再給我慢吞吞的走,很浪費我時間!」然後便沒有下文。

  維克托愣了一下,隨即立刻理解了自家戀人的意思,勾起唇,伸手覆上對方的手掌。對方偏高的體溫傳來,維克托沒忍住,拉起尤里白皙的手,在他手背印下一個輕柔的吻。

  「放心,這次會好好跟著你的。」

  你只需要認真往前邁進就好,我會一直待在你身邊,如同以前的你緊緊跟在我身後,任我帶領你去往各個地方一樣。

  Fin